浪味仙

你是我等了半世未拆的礼物

好久不抽炫赫门了,今晚拿了快递买了一盒 还是熟悉的味道。

每天都在想,为什么我这么穷呢?这个问题可能要无解很多很多年。

有时在外面玩,别人看我娴熟的姿势问我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我说初一,无一例外地会收获各种惊讶的目光。想来可笑,第一包烟你给的,现在让我少抽点儿的也是你。从前我们的联系断断续续,绝对不能说是频繁,你连我已经不再吃药可以喝酒了不知道,烟瘾越来越大也不知道。
曾经有过一段时间,说不上到底是对什么过敏,总之是整日不见好,频繁去医院,不能抽烟不能喝酒,连一些零食都不能碰。后来痊愈了,好像是要全补回来一样肆无忌惮地玩,我们的交集又频繁了,多好笑。
你可能还觉得我是那个到点了要回家睡觉的小朋友,听我在天光微亮时一边叼着烟往家走一边跟你打电话说今天应该天气不错吧的时候,那么惊讶。
我们都是会变的,我们都是要变的。
你让...

本人,恋爱绝缘体质,与古人有共鸣。
昨晚戴耳机看电影,差点聋了,全程突突突,最后还给我看哭了。为什么这么容易看电影就看哭?
前几天独自去看《小偷家族》,想到父亲,在电影院落泪,因为感情复杂,眼泪不是感动或者想念,而是发现,导演拍出了我时常对他会有的感觉。

不知道怎么说,哪怕你只是可能生病,我都很怕。想让你好好的,哪怕拿我的寿命来换,又怕你知道了不要,跟自己说一定要争气一定要努力,想看你笑而不是失望。
刚刚捂着嘴不敢哭出声,也很怕别人的关心。爱你是我世人皆知的秘密,即便如此还是做不到告诉别人。因为说不出口,而只会哭。

也想为你边弹吉他边唱歌,然后留宿你家。

刚刚才意识到,曾经自己也有离自杀很近的时候。
感谢生命中的善意,让我一点点痊愈。不用再依赖着药物入睡,不会突然走着路就哭出来,不会觉得自己活着是错的。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但是……

一早就没忍住看了剧透,但是小虫死的时候眼泪还是忍不住就下来了。
因为他是从来的追随,所以危险的时候也要陪着,你总说我还不够厉害还没长大,那么现在的我合格了吗?
从来没有后悔只是抱歉,想要更好一点的,想要陪你完成所有的任务,想要和你一起成功,但是没能陪你战斗到最后,所以对不起。
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很多想要告诉你的话没有说,很多想要证明给你看的力量还没有发挥出来,我不是一个只知道说些青少年流行语的小屁孩。但是我没有机会了,这个还挺遗憾的,所以对不起。
之前次次靠你救我,你在我低落的时候出现,那个下午我坐在列车车顶发短信给你,其实是想告诉你这个城市的落日很美有机会可以一起看看...

你那天笑得很开心,因为我把许昕说成了大蛇。我还说,蟒不就是大蛇吗!
我们之间的很多东西是没法为外人道的,因为我们彼此很懂,所以能聊下去也能笑得特别开心,但是别人不能理解也没法接梗。
最近常常在想,有一天要同你分开怎么办,不能朝夕相对,生活应该会失去很多乐趣。以前有很多人说觉得我是他们的灵魂伴侣,于我来说并不。但你是。
你是我不想遗失的soulmate。

在所谓“人世间”摸爬滚打至今, 我唯一愿意视为真理的,就只有这一句话。 一切都会过去的。

——太宰治《人间失格》
我当年第一次读到太宰治时莫名的亲近感,大抵就是来源于此。拥有一个比较复杂但又说不上不幸的童年,导致我的性格变得有些奇怪。兼有最积极和最颓废的特质。
那时候我还非常小,面对一些突发在深夜的非难既没有人可以来救我也没有避难所。
那时唯一可给我安慰的就是自己内心一些坚定的想法,一切都会过去的。
比如天亮,比如明天,比如十年后,哪怕二十年后。
我不怕等,我让自己一定要坚持,因为我相信所有所有的苦难都有尽头,我可以拥有安全平和的生活,可以不用在睡梦中惊醒,不用担心我爱的人受伤,可以在绝对属于我的地方看书...

谁能相信,在这个孤独的夜晚,困意袭来的同时,胃也跟着痛了

我球都不去打了还约我去买烟呢

今天气温飚高,热到不想去打球。又习惯性看看你那里天气,零下飘雪。
你会跟别人拥抱吗,一起裹着毯子在床上看电影吗,会把窗子开一条小缝散味道却又因为太冷而放弃吗,会两个人一起下厨吗,会向对方抱怨不想洗碗吗,会有一点点想我吗。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

之前看过的一个文里对攻的描述,挺像我们高中的时候一个同学。
转学生,个高,腿长,长得好看像混血。
我当时被同桌拜托去那个班里给一个女生送饼干,之前不知道那个转学生来着,可他正好在后门那个位置上趴着睡觉,我敲门,他醒来,问我什么事。我拜托他叫叫那个女生,他说不好意思我刚来,要不你进来自己找吧。最后成功把饼干送到,回到班里跟同桌说起来,才知道他就是那个被议论了一上午的转学生。
长得是好看,睫毛尤其长,刚睡醒的样子,用现在的话说,有点奶。
可我不上心,但我的朋友上心,我被拜托帮她打听,最后打听到一个令她心碎令我惊讶的结果,人家有女朋友了。
我朋友气的是帅哥又有主了,我气的是看走了眼,还当他弯的来着。

我对烟草的迷恋,比对你的迷恋要早。可是后来我戒不掉烟草,才发现对你的迷恋大概与烟草一样早。喜欢一个人不是什么丢脸的事,纵然没回应没结果,可我的喜欢是好的,也没什么错。以后就算别人问起来,我照样可以说,我曾经很无望地喜欢过你。

想去额尔古纳

先前买的,你说对我来说太呛的,名字却那么温柔旖旎的南京。今天拉开抽屉发现还剩半盒。就像我对你的心思,嘴上说着淡了褪了,其实就还在,经不起勾弄。后来的事你就不清楚了,也是,我们十年来,彼此之间对方不知道的也很多。后来我曾在粗犷的土地,为着冬日驱寒和消磨无望的等待,跟年龄大过我许多的人一起分散一盒烟,那可呛多了。我止不住流眼泪,却还是一口一口抽到最后,然后灌一口冰得跟混了冰碴似的水,抬头看看星空,听他们用方言聊明天的天气。以及告诉我那看不清轮廓的远山,正是我们计划过的将来。

有生之年非去不可的国家之:阿根廷

说好了等我长大 你没等

途径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小小的县城
天黑的看不到远处群山的轮廓
有时候会很喜欢听这边人讲方言
叫我娃娃 目光和善亲切
这里民风确实剽悍 但也淳朴
可能是天性和血缘 我生来就向往迷恋

我说 啊 我们这边下雪了
他问 雪下的大吗
还好吧 不太大 有时候在路上走着走着就开始下雪了 因为气候湿润 所以总是下雪
啊 这样

冷不冷啊
还好吧 晴天很少 但是室内暖和 大部分时间都在屋里
喔 那就还好

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
那就行
嗯 你呢
我也就那样吧

你干嘛呢
没干嘛 刚进屋现在准备弄点东西吃
哦好那你快吃饭吧
嗯 先挂了
拜拜

每次觉得孤独就拍天空
那一天我拍了24张

在照顾别人的过程中变得厉害起来
为以后独自行走的年岁做准备

怎么说呢 我一直觉得 如果是真的喜欢
那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可以主动一点的
毕竟世界这么大 人口这么多 遇见个喜欢的也不容易
但是人另一方面又得追求潇洒是不是?
如果你就是不喜欢我 我还巴巴追着你
那我也太不值钱了吧
我的喜欢没有错 你不接受是我的选择 及时止损是我的智慧
所以希望所有 所有的人
付出都是被珍惜的 疼了就别继续了
真正对的人舍不得你受一点点苦的

我的大脑还很年轻
完全是小屁孩儿水平

以前无病呻吟的时候动不动就看一遍《海上钢琴师》
现在真的很想逃避了 就再看一遍《大闹天宫》

我曾经历过一些事。
一些,迄今为止都不怎么好概括的事。看过这么多小说和电影,偶有相似,于他人来说是悲伤难过的情节,对我来说全是刻骨铭心的回忆,是真的发生过,是历历在目,切身体会。
那些事对当时那个年纪的我来说,非常过分。
我的同龄人里没有可以倾诉那样的事的存在,也没有可以寻求帮助的长辈,事实上我那时除了记忆的能力别的都近乎没有。那些个灾难般的日夜,我就只能独自承受,因为我只有我。

可能除了自己,没人会真的知道一些伤害挨在身上得是多疼,我的笔力写不出万分之一。
我只会哭,哭都不敢哭出声音,就只是沉默着不停流泪。哭的头晕眼花口吐白沫,天一亮也还是得把自己收拾干净,为异样找个理由。然后假装乐观矜贵,去继续...

想夸人家是行家,结果开口“哟,您是玩家啊。”
……

虽然可能有点不合适,但想在婚礼上放李宗盛的《鬼迷心窍》
只为里面那句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都忘不了。”

1 / 2

© 浪味仙 | Powered by LOFTER